小說坊

章節目錄 第四章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當他知道治療了他,自己會被人殺掉時,他溜進他的房間想要逃跑。就在要跳窗逃跑時,他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他,那一刻,他竟然有種想要帶他一起逃走的沖動。說不定可以以他為挾,要求那些人不要殺他。

    可終究他沒那么做,他不忍心讓重傷的他顛沛流離。慕南風自己一個人東躲西藏的躲避了幾個月的追殺。這幾個月里他忽然有點恨他,有點后悔自己救了他,若不是醫治了他,自己也不會被人追殺。

    就在這時,他竟然又出現在了他的視線里,他騎在馬上從他身邊經過,立馬他就聞到了他身上淡淡的清香。他一眼就認出他便是那日自己所救之人。

    一路跟隨他,才知他是當今北旋王。呵,多么荒唐可笑的事情。他倒要看看一個女娃娃是怎么當王爺的。

    深夜,他闖進了北旋王府,他前腳一落地,后腳就被發現了。這一刻,他見到了一個活生生的北旋王,不得不承認,他對他的機敏感到震驚。站在他面前的北旋王比那日躺在那里時更加英姿勃發,也更加動人。

    慕南風講明自己來投靠的原因,他竟毫不懷疑的就收留了他,還奉他為上賓。

    北旋王府的日日相對,把酒言歡,東川城內的能屈能伸,正氣凜然。都讓他更加了解了這個女王爺是怎樣的人,也更加為她著迷。

    如果說初見時,他只是貪戀于她那細膩的肌膚,嬌美的面龐,那往后的朝夕相處讓他徹底淪陷在了她的美貌與智慧之中。

    讓他立馬明白以往自己對女人,只是貪圖他們的美色,軀殼,也不在乎自己是否能得到他們的真心。而現在令他欲罷不能的是這個女子獨一無二的靈魂,是她處變不驚的態度,是她能屈能伸的性格。

    不得不說他動心了,卻也希望自己能得到她的心,獨她一笑傾世無雙,人間再無其他顏色。

    可是他發現她從未對自己動過心,有意無意間她都奉自己為友人兄長,卻從未將自己放在心尖上。

    直到今夜,他才知道了這其中的原因。原來,她心里的那個人是獨孤晏翔,是當今的皇上。雖然她忤逆無禮于他,可他還是看出來了。

    慕南風回到北旋王府,收拾好自己的行囊,走向院中,坐在涼亭的石凳上吹著蕭,蕭聲婉轉動聽,卻也悲涼失落。他在等待著上官北堂回來辭行。

    慕南風走后,獨孤晏翔默默無言的看著龍椅下方跪著的上官北堂。她可真令他頭疼,可他卻不忍心責備她一句。二人誰也不言語,就好似這房間里只有自己而已。

    不知過了多久,獨孤晏翔問:“你跟朕說說,你為何非救慕南風不可。”“他于臣有救命之恩,臣不可不救。”“只為還恩?”“只為還恩!”上官北堂毫不猶豫堅定的回答。

    許久, 寧淳安才進來通報:“皇上,時辰到了。”獨孤晏翔這才從龍椅上站起身來,說道:“好了,別跪著了,走吧,今日是太后生辰,高興些。”上官北堂自知要挾皇上不對,也未敢吱聲站起身來,只是跪得有些久了,起身時腿有點僵硬,一個踉蹌險些摔倒。

    獨孤晏翔見狀疾步上前將他扶住,卻又心有不甘的一把丟開,語氣冰冷地說:“自己走。”

    此刻的上官北堂是連大氣兒也不敢出,生怕獨孤晏翔一個雷霆震怒再要了他的腦袋,只得默默無言如同跟屁蟲一般跟在他的身后。

    卻不想剛出殿門,獨孤晏翔摸著手上好似少了什么東西,低頭一看原來是那翡翠玉扳指沒帶,于是他又轉身回去拿。

    他猛一轉身,上官北堂又跟得太緊,“哐,”一聲冷不丁上官北堂的頭就撞上了他的下顎,一陣生疼襲遍正個腦袋,他咬著牙捂住下顎說道:“會不會走路?”

    上官北堂全身一哆嗦心想今天是怎么回事嗎,出門不利呀!立馬又跪下說道:“臣,臣該死。”

    獨孤晏翔也不理會他進殿將玉扳指戴上。出來時見上官北堂還在那兒跪著,嫌棄地說了一句:“動不動就跪,就只會跪,愛跪就跪著去吧!”

    然后大步走了出去,出門好遠了卻覺身后沒了動靜,回頭看時上官北堂還哪里跟著。再望一望康乾殿內,那人還乖乖跪著呢。獨孤晏翔拍拍腦袋,他是又氣又心疼。

    “喂!喂!”獨孤晏翔朝殿內喊了兩聲。然而上官北堂就好似沒聽見般一動不動。他哪里知道上官北堂在想是不是今天出門沒看黃歷,動不動就惹皇上生氣了。

    “你,過去叫他一下。”獨孤晏翔努嘴指指寧淳安。“是。”寧淳安答應著跑向康乾殿。

    “王爺,王爺。”寧淳安試探著說道。“啊?”上官北堂回過神來,一臉木然的看向寧淳安。“皇上叫您呢。”寧淳安用眼神指指殿外。

    上官北堂這才向遠處的獨孤晏翔看去。

    只見獨孤晏翔衣袖一甩喝道:“還不快跟上來。”這一次他聽得是真真切切。“哦,是。”上官北堂立馬起身向獨孤晏翔跑去。

    晚宴之上上官北堂拜見過皇后,太后和各宮的娘娘。只是皇后因今日未能和皇上一同前來對他感到有些不悅,簡單的說過“免禮”之后就不再言語了。

    太后倒還和藹,見他請安之后笑道:“今日家宴不必拘禮,北旋王快快入席吧。”其他各宮的娘娘也只是招呼著問候了一下。

    完畢,上官北堂向自己的席位走去,路過近日圣寵正濃的蓉美人身邊時,他稍稍點頭示意問候。

    這時蓉美人卻開口說話了:“吆,這北旋王好香啊!竟比我這個女兒家還好聞。”她這一開口眾人也都議論了起來。

    “是啊,好香啊。”齊妃娘娘說道:“這味道真好聞。我剛才還想是哪里來的香味呢,原來是北旋王身上的。”甚至有些宮女官員都翹著鼻子聞了起來。淑妃娘娘說道:“咦,這味道我好似在哪里聞到過。”

    “是啊,這味道好熟悉哦!”皇后身邊的一個宮女說道。眾人皆七嘴八舌了起來。

    上官北堂不以為然的抬手聞聞自己說道:“是嗎?本王怎么不覺得?蓉美人大概是將別人身上的味道當做本王的了吧,本王一個男子,哪有什么女兒家的香味。”

    “臣妾怎么會聞錯呢,剛剛就王爺從臣妾身邊經過,這香味也是隨王爺而來,又哪里會錯?”蓉美人笑魘如花說道。

    “這”上官北堂有些茫然。他被這些女人們弄得有些二仗的和尚摸不著頭腦。

    “呵呵呵,我想起來了,這味道不就是前些天西域進貢的雪融香露嗎?我說怎么那么熟悉呢。前幾日我陪皇后娘娘盤查內庫時還聞了聞呢!”蓉美人若有所思的掩面笑笑說道。

    “壞了,早上穿衣時隨手將那香露瓶子也裝上了,這可怎么辦?”上官北堂忽然想到。這幾天他隨身帶著,已熟悉,不知不覺中竟犯了這么大個差錯。

    “這雪融香露乃是奇香,制作方法極為復雜,須得用那每年初冬的頭一場雪上的薄霜融水,就這一層薄薄的霜露采取也很是麻煩,須得是采取人在雪水消融或結冰之前就取好,否則都會影響香露的質量,再用這雪水悉心澆灌數百種鮮花。

    待的花開取其蕊, 然后再一遍一遍的提取其中精華,只都只要最精純的汁液,寧缺毋濫啊。十年才能制成,天下就這一瓶。皇后娘娘都未能得,怎會在北旋王身上呢?”蓉美人又道。

    獨孤晏翔感覺到皇后將目光看向了自己,但他還是沒看她,他在想著該如何為上官北堂解圍。

    就說這香露是自己賞給北旋王的,為得是北旋王年歲也不小了,賞給他是要他去討女孩歡心的。畢竟北旋王也缺個女主人。

    可萬一這些人信以為真,再要他給北堂選妃可怎么辦?不管了,現在情況緊急也只能先這么說了。獨孤晏翔啊!你這就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呀!

    這個理由雖然有些欠妥但也能蒙混過關,總比暴露了北堂身份強吧!今天是太后生辰,這個場合還不適合將北堂的身份說出來。這樣想著他便要開口。

    正這時,上官北堂卻說話了:“蓉美人果真聰穎,本王身藏雪融香露這都被你聞出來了。”他的承認讓獨孤晏翔頗為意外。

    “這小子,你怎么就說出來了呢!”獨孤晏翔暗想,不禁為上官北堂捏了一把汗。馬上卻又見他走上前來笑著說:“原本我是想給太后一個驚喜的,沒想到卻被蓉美人提前發現了。”

    說著上官北堂從口袋里掏出雪融香露的瓶子遞到太后面前:“前幾日北堂想著太后您的生辰了,卻不知道拿什么別致的物件為您祝壽,正巧聽聞皇上得了這奇香,便特意討來送給您。”

    太后說道:“我一個老太婆了,哪里還用得了什么香露?”“哪里,太后娘娘保養得當,還甚是年輕呢。”上官北堂說。

    “你呀,這嘴巴就是甜。”太后笑笑又道。“太后娘娘,北堂說的可都是真心話,不信您便問問各位娘娘,看看北堂有沒有撒謊。”上官北堂看看這殿里的眾人說。

    各宮妃嬪自然都也表示贊同。

王爺女兒身》由小說坊全文字更新請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87836302.buzz 防止遺忘,或在百度搜索“小說坊”,謝謝大家捧場!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今天福建31选7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