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坊

章節目錄 第六章竊取情報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十五個女孩子,分成七個人一批分別住進了兩間下人房,這是一個有一間內室一間外室的房子,內室靠左邊墻有一排衣柜,是給大家放衣物的,中間有一道紅木色屏風作為遮擋,右邊是一條長長的大通鋪。

    “欸,你們看到沒?管家和大嬤嬤都好像對那個杏花很特別呢!”甘欣彤還沒進內室,只在外室坐著休息,就聽到屋內有人在討論自己。

    “對啊。對啊,我還聽到大嬤嬤說名字都是將軍給賜的呢!這么好的待遇真是好讓人羨慕啊,你們說這個杏花有啥特別啊?”另外一個圓圓臉女孩子附和道。

    “還能為啥,你們沒看她那臉蛋啊,一看就是個狐媚子,我看這人沒那么簡單呢!”一個不屑的聲音說的甘欣彤好像就是個勾人魂的妖怪似的。她們在屋子里說的不好聽,她也沒去理論,因為就是她自己也感覺到了特殊之處,權當是義父做的安排也沒多想。

    其他幾個人聽著也是點點頭,口里說著也不能怪人家特別,誰讓長的好看呢!直到甘欣彤休息夠了,這才走進內室,屋子里的幾個女孩子看著她依舊沒啥好臉色,也不招呼,等到睡覺的時候,甘欣彤樂得發現自己一個人被孤立在角落里,其他幾個人擠在一起睡覺,對于這樣的孤立甘欣彤也樂于接受。

    等到了第二天寅時初,甘欣彤還睡眼惺忪的就聽到屋子里的動靜,這才想起昨日大嬤嬤說過今日寅時一刻就要開始訓導的,實在是困的很也只能咬咬牙爬了起來。

    等她起來穿好鞋襪洗漱完畢屋子里的幾個女孩子都已經準備好都出去了,被落下的甘欣彤恐又遭鞭打,趕緊跑了出去不敢耽誤片刻。

    等甘欣彤并另外一個屋子里的一個女孩趕到的時候,大嬤嬤已經站在庭院中,她們紛紛跑到大嬤嬤跟前請罪:

    “奴婢來遲了,杏花知罪,請大嬤嬤恕罪。”畢竟是第一天入府就遲到了,有些窘迫的甘欣彤跟著另外一個女孩子一起跪地請罪。

    “好了,今日是第一天遲到了也就罷了,往后可不許再遲到,你們倆先進去吧。”大嬤嬤看著甘欣彤心里不忍動粗。

    “好了,今日大家就跟著嬤嬤我先學學認識將軍府,都跟我到這邊來。”大嬤嬤見人都到齊了,就帶著眾人走到不遠處一個閣樓上,這是位于將軍府中部的一個二層樓的閣樓,用的是朱紅色的瓦棱雕刻出一只雄鷹展翅狀,座落在花木之間特別有氣勢。

    眾人隨著大嬤嬤一同上了二樓高處,大嬤嬤這才讓大家站穩,幾個女孩子無不被眼前的景色震撼到,這一個鎮國將軍府真正是大呢,前后有四進四出,而且是依山傍水的風水好格局。

    “我們鎮國將軍府是隨著先帝戎馬征戰天下的,先帝未登基大寶的時候先祖與先帝就是最知心的好友,后來更是隨著先帝打下了這江山,先帝緬懷好友的勞苦功高,登基后便將其封為王,封號為鎮國大將軍,這就是我們將軍府的由來,我們將軍府府邸也是先帝賜下來的,至今已是第七代,我們的主子承襲了爵位,自弱冠以后就從軍征戰,至今也有二十多年了,你們可以上前看看這個是將軍府的平面圖,我會對照著實際地方講解的。”大嬤嬤揭開前頭擺放的一個紅綢布,露出里面準備好的將軍府府邸平面圖,甘欣彤聽到是平面圖頓時兩眼放光,一眨不眨的看著圖。

    “你們可以看到圖面上我們將軍府是有四個進出的大院落,整體走向是坐北朝南,北面這邊是一處山坡被命名為周家坡,是為將軍府先人之地,也是周家先祖特地選取的風水寶地。南面這邊是一條京城的護城河的中段,你們進府的時候走的是側門所以不知道我們的正門口有四座大大的石獅子并排在階梯兩側,府門高大巍峨,就連那牌匾也是先帝御筆所書,可見先帝寵愛之盛。”大嬤嬤與有榮焉的介紹著。

    “你們走進來一點,你們看這個圖這里用紅色朱砂筆圈起來的地方就是我們現在所處的地方在一進院子這邊叫凌云閣,平時就是做登高望遠之用的,對著地圖我們往右邊看這里有一條小徑可以通過去,這邊會有個拱形門進去之后就是主子的書房。”甘欣彤聽得仔仔細細明明白白的。

    “這邊再過去……會有一個池塘上面造有長長的回廊,這里是放了許多風水魚鎮宅的,平日我們的任務除了打掃衛生,還要看護好這些魚,說白了這些魚可比你們貴重多了……。”甘欣彤看著那副被詳細標注的圖,看得出來是有專人精心畫制的,心里癢癢的好想獲取一份。

    “這是第一進院子的情況,第二進院子是主子宴客之處,大小廚房都在這里,還有個很大的宴客花廳和一處花木環繞的戲園子聽音閣……。”這將軍府可真是大,一般大戶人家也就三進三出的宅邸已經夠大了,這里還大出幾倍來。

    “第三進院子這里是主子的寢殿,有大殿那是前將軍和夫人的住處也是歷任將軍的寢殿,往后大將軍婚娶了可能也會搬進來的,現在大將軍是住在這一處大殿后邊的寢殿里,這里還有個大書房,相較于一進的小書房,這里更大也更重要,一般來說沒有召喚是不可以私自進入的,大家記住了嗎?”甘欣彤看著大嬤嬤手指的地方,心里暗道這么神秘的地方肯定是有秘密的。

    “第四進這里是將軍府的后花園,以及后邊這些現在住著的都是追隨將軍的將士,有百戶大人、千戶大人、總兵大人,你們也可能會安排到這里做事,記住好好干活不許去打擾大人們。”第四進之后還有一半的地方,那么多人住在那里?甘欣彤狐疑的看著圖,想到了那天晚上義父說的讓自己潛入將軍府是懷疑鎮國將軍有不臣之心。

    今天是第一天培訓,上午都是在講解將軍府的各處以及府內情況,大嬤嬤又問了各人所擅長的事兒,估計是方便日后安排活計的只是甘欣彤只會拳腳功夫其他什么都不會,也不方便表現出來就只說自己會干臟活累活,她沒想到今日說的這話導致后來自己天天干臟活累活。

    在大嬤嬤手里又詳盡的學了一遍將軍府的規矩,等到都學會掌握好以后已經是三個月后了,因為每天都要新人一起吃住一起行動,這讓甘欣彤沒法去探秘心里只能干著急。

    “今日是你們入府里的第三個月經過這段時間的訓練,你們都掌握好了規矩了吧,今日我會將你們分配到各處去,以后都在那干活,要用心做事!”只見大嬤嬤手里捧著一張寫滿字的薄紙,估計就是對她們的安排。

    “大家注意了,我現在開始安排任務:青花、青瓷擅女紅入繡房,青娥、青丹、青瓜、青蘭、青畫負責第一進院子的所有活計,青衣、青竹、青草、青參、青水負責第二進院子里所有活計。青雀、青葉、青瓶、青霜、青雪去第三進院子負責活計,青河、青苗、青羅、青娃、青雅青書、青木負責第四進院子,剩下的人都去后面幾個院子,具體誰負責哪一塊你們自己商量去,就這樣安排了,散了吧。”大嬤嬤一句散了吧眾人也沒走開而是各自找各自一起做事的伙伴。

    “青雀,我們是一起在第三進做事的,這里是主子的寢殿,以后我和青瓶就在屋內打掃,你和青霜、青雪負責庭院打掃,可以嗎?還有清理恭桶。”不待甘欣彤說話,個子稍高的青葉已經做了安排。

    “好吧。”大家知道怎么安排都可以的,也就答應了下來沒在糾結這些事,對于甘欣彤而言可以留在有大書房的院子里已經是心滿意足的安排了,負責外面的清掃也算是方便她行事了。

    做好了安排以后也到了飯點,一伙人就一起去吃飯了,期間青葉很大聲的指著甘欣彤說:

    “知道你長的漂亮,但是現在大家都一樣是下人,以后可不能遲到了,要準時去做事,明天去到院子里再細細分派工作了,自己負責的工作自己做就算是遲到了也沒人幫你的,知道嗎!”這一番話是在敲打曾經遲到的甘欣彤了。

    “青葉不用你說我也知道,還是干好各自的活兒吧,一個院子就我們五個人負責還是很重的,我們明天去到院子再看看怎么分配吧。”甘欣彤只是為了任務可以低順,可不代表可以給個丫鬟欺上頭的。

    青葉看了甘欣彤一眼,被她身上的氣場震懾到也就不再出聲,跟著大家伙一塊兒打飯吃,還好他們幾個人也剛好是睡一個屋的,吃完飯以后也就一塊兒回屋了。

    等到第二天寅時初甘欣彤就被其他人的動靜吵醒了看來第一天上工大家都不想遲到了,甘欣彤爬起床用最快速度穿好鞋襪洗漱完畢就照著昨日大嬤嬤所說的方位往第三進院子去了。

    等她到來的時候,一進入院子門就見到一座大宮殿拔地而起矗立在眼前,不愧是大殿就單單是前庭的面積就有一畝地了,這里是用白玉磚鋪設的地板和圍欄,給人一種莊嚴不可侵犯的感覺。

    “呀,就一個院子都那么大了足夠忙活的啊看來以后有得忙了,要知道這樣我就該吹自己會廚藝,辛許也就進廚房了,哪里還需要干這里的活啊!”甘欣彤喃喃自語著。

    “你就別多想了,即使你說自己會廚藝但如果沒能露兩手出來的話,也是不會有人要你的!”甘欣彤的喃喃自語正好被青葉安排了同在庭院打掃的青霜聽到了,故意揶揄她。

    甘欣彤笑了笑,想來也對自己如果出你不過關一樣會被安排去干粗活的,想想也沒什么好說的干脆也就閉嘴不再說話。

    甘欣彤不情不愿的被安排到想院子里打掃衛生,她手里握著抹布半跪在臺階上用心做著事,一個早晨下來她已經兩眼昏花了,只聽得遠處不知道是誰在叫青雀。

    她站起來穩了穩有點昏花的腦袋,這才把帕子放在一旁轉身朝聲音方向走去,急急忙忙的跑了兩步,也不知是撞到了什么東西。

    “啊!”甘欣彤一個沒站穩眼見就要衰到地上了,腰間一緊就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撈了起來,這才幸免于難,否則這一屁股摔下去,不僅僅是姿勢不雅還會很疼的。

    “哪里來的丫頭冒冒失失的,你干嘛呢!”一個醇厚的男聲在甘欣彤腦袋上方響起,甘欣彤看著眼前這個高大的留著絡腮胡的男子,不知道他的身份甘欣彤只好連連道歉:

    “奴婢知罪,請公子饒命!”說著就要跪地磕頭了,卻不想被一只大手將自己再次撈起來,讓自己站好。

    “以后走路小心點,不要跪了回去干自己的活吧。”周駿毅自然是認出眼前嬌小的小丫頭是何人,這是他安排的,想讓她先吃點苦以后來自己身邊的話才會更珍惜。

    甘欣彤連連稱是就向著大殿方向跑去,剛剛是屋子里的人在呼喚自己的,等她走進屋子時就看到青葉黑著臉看著她:

    “喲,我還以為這是要耐不住寂寞見男人就要投懷送抱了呢!可惜沒人看得上你吧!以后走路就走路,別往男人身上撞,今日這個公子沒有治你罪,可不是所有人都這樣的,你莫一個人連累了我們所有人!”看來自己剛剛差點摔倒那一幕屋子里的幾個人也都看到了,她們都以為她是故意對男子投懷送抱的。

    “我不是,我只是在外面抹臺階給太陽曬昏了頭,聽到你們叫我我一下子跑出去沒看清人才會這樣的。我覺得不能一個人一直做一件事,那并不公平啊,我們該分時間去做不同的活,這樣才不會太累了。”甘欣彤可不認為一直在屋里的幾個人能理解曬昏頭的滋味。

    “對啊,那很不公平不可以你們一直在屋子里我們就要在外頭的,我們就該跟青雀說的那樣每個人輪流在一個地方做,這樣才公平。”同樣安排在外的青霜和青雪也立刻附和。

    “什么公平不公平,誰來的早誰就有資格做主,你們那么遲來當然只能在外頭做事了,這是我們說好的,有本事你明天早點來了。”青瓶一聽要輪流去外頭做事就不樂意了。

    到最后幾個人僵持不下,最后甘欣彤提議兩個人抓鬮,誰抓到了就聽誰的,青葉心里很不爽但還是同意了抓鬮。

    “你們不用那么痛苦,我們五個人一起干活,每個人在一個活計上做一個時辰,這樣即使輪到在外面也不會很長時間。這樣對每個人都公平的,如果抓鬮的結果是我失敗了,我就聽你們的就是了,但是這個鬮要讓另外一個屋子里的姐妹來做這才公平,你們同意么?”秉持著最公平的做法,甘欣彤想出來這個法子。

    最后青葉親自去隔壁屋子請了青苗過來,說明了情況讓她安排做鬮,其實也就是在一個繡帕里包著一捧棒子,其中只有一根是折斷了一半的,在露出來的那頭弄的平平整整的。

    “你們讓我弄的,我弄好了,但是不對結果負責的,你們自己來抓,誰抓到就是誰,可別到時候又怪我。”青苗面無表情的掃了一眼青葉從身后伸出自己的右手,她手里此時已經抓了一把棒子。

    “我們不會怪你的,放心,現在都準備好了,是你先抓還是我先?”甘欣彤看著青葉問她,不管她是否做了手腳,現在都是已經是訂了的。

    “我來,我來,你到后面去。”青葉大刺刺的推開甘欣彤看著青苗手里的鬮兒,她剛剛可是暗示過青苗的,相信她不會讓自己失望的。

    青葉走到青苗身前盯著青苗的眼睛,想從她眼里看到一些提示,可惜的是瘦小的青苗一直低著頭沒有抬起頭,誰也看不到她的表情。

    “快點啊,青葉姐姐加油!”旁邊有人開始鼓勵起來,青葉感到心里不知所措,這個青苗怎么都不抬頭?不是說好了,事成以后會給她好處的嗎?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青苗的手都伸的要酸疼了,青葉這才伸手從中抽出一根棒子,然后迅速轉身過去。

    甘欣彤見青葉自己已經抽走一根,她也走了過來幾乎都沒怎么看,反正露出來的這頭都是一樣長短齊整的,不需要多看也知道這樣是猜不到哪個是鬮兒的。

    她手伸出去摸到的第一根就迅速拔出來,一看另一頭果然是有折斷的痕跡,甘欣彤終于松了一口氣,成功了!

    “請說話算數,我們說好的,從明天開始輪流崗位干活,一早都還沒出太陽的,我們就一起先去庭院打掃,等出太陽的卯時末開始,我們先后到屋子里干活,至于順序為了公平起見,我不會直接安排,就讓我們錘子剪刀布吧,贏了的可以先進屋,怎么樣?然后一個時辰以后就把在外面的人換進去做。我們今晚先把第一批進去屋子的決定出來,現在就開始石子剪刀布吧。”這是最公平的做法,甘欣彤說出了后沒有任何人有意見。

    又一輪公平競爭下,青葉、青葉、青瓶、青霜是勝出的第一批人,就這樣解決了大家伙干活的順序和位置的難題。

    “沒什么問題了那我就去茅房了,你們先休息吧。”甘欣彤看著屋子里的幾個女孩說到,然后就離開了屋子,她當然不是去茅房的,而是已最快速度趕去大嬤嬤說過的大書房處。

    甘欣彤小心翼翼的在書房外偷偷的聽著,里面的周駿毅掃了一眼甘欣彤的身影,當作沒看到起身叫到:

    “來人!”不一會,就進來一個灰衣男子走進書房,跪地稟報:

    “將軍,屬下已經將您的意思送達,不日就會有消息傳來。”這么一句話讓甘欣彤聽的一臉懵,這是什么事呢?

    “不急,這事是要謀劃的,等那邊決定好了,自然會有人通知我,對了,平縣那邊準備的怎樣?是時候該動起來了。”周駿毅突然轉了話題。

    “主子,平縣干旱的災情一直都被瑞王的人給按下了,屬下已經派人報上去,瑞王是再也瞞不住的了。”當今圣上正值壯年膝下成年王子就已經開始爭奪儲位,由為瑞王和康王爭斗最為激烈,而這次平縣出事,平縣縣令是瑞王的人自然是要掩下的,那么這件事直接捅到康王手里就可以了。

    “嗯,最好就弄一些災民來京城走走,讓這件事盡可能的擴大化,去辦吧!”周駿毅摸了摸自己的胡子說到。

    聽到這里,甘欣彤不可思議的瞪大眼睛,這個人果然跟義父說的那樣冷血無情,殺人如麻,遇到災荒明明最無辜的就是老百姓了,他知情不幫著,還刻意想讓事情鬧大,事情鬧大的意思不就是要死人?

    不行,這件事情太重要了,我一定要去告訴義父阻止他的瘋狂才成,打定主意之后甘欣彤就悄悄離開了書房。

    等她回到家的時候,大家都已經睡下了,甘欣彤也就洗漱完上床休息去了,腦子里全是那個冷酷無情之人說的話,想著怎樣才能把情報交出去呢?

    第二天,大家不約而同的都早早起來了,然后就一起去院子里打掃庭院,現在還沒出來甘欣彤她們已經齊心協力將院子打掃起來了。

    “我去那邊打掃,你們也可以分開方向去做這樣才不會都擠一起。”甘欣彤看著大家就在身邊忙活,指著書房方向說到。

    見其他人也不出聲,只默默走到自己要去干的地方做活,甘欣彤就趁人不注意走進了書房。

    拿出紙墨筆硯把昨晚上偷聽到的信息寫了下來,又輕輕吹干字跡,將信件折好收起來,心里盤算著怎么傳出去自己的情報。

    因為不敢逗留太久引起他人注意她做好了這一切就快速走出書房回歸工作中,她不知道的是這一切都被一個男人看在了眼里。

    “主子,甘小姐進了書房不知道取了什么出來,您看是否需要讓人去搜?”黑衣男子把自己看見的匯報給周駿毅。

    “不必,不就是得了我讓她知道的情報而已,去安排一個人就說是葉相派來協助她的人,東西自然就到手了。”周駿毅也挺想知道小丫頭會寫出什么。

將軍絕寵俏佳人》由小說坊全文字更新請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87836302.buzz 防止遺忘,或在百度搜索“小說坊”,謝謝大家捧場!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今天福建31选7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