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坊

章節目錄 第二十一章 她的保鏢未成年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然而電話播撥出去響了幾十聲也沒有被接通,魚七淼隱約覺得不對勁兒了,她靜下心來又打了一次,依舊是機械女音回復無人接聽。

    張小七別真出事兒了吧。

    魚七淼開始慌了,其實打臉不打臉的也沒那么重要,昨天張小七吃那么多,還真有可能撐破肚皮……

    她一想到這種可能心里更緊張了,再次給張小七打了過去,而這次被接通了,對面傳來急切的問候,“您好,您是張小七的家人嗎?”

    “是,我是!”

    魚七淼急忙回答,另一只手緊張的握住了自己挎包的帶子,腳下開始不停的踱著小碎步。

    這開場白,情況不妙。

    “您好,我們是市人民中心醫院第三附屬醫院的急診科,您的家人張小七昨晚被送過來一直昏迷到現在,經過診斷是急性腎結石,麻煩您過來一下。”

    護士聲音仿若天籟,在魚七淼聽來也是戰斗的號角聲,還真進醫院了,看來是她錯怪無知的鍵盤俠們了?

    魚七淼心下有了計較,知道不是因為昨晚那頓撐破肚皮也就放心不少,沒有了負罪感,“好的,我馬上就過來。”

    掛斷護士的電話之后,魚七淼又給恒遠財務總監徐正源發了短信請假,打算直奔醫院去找張小七。

    畢竟已經是自己的保鏢,又有燒烤攤的交情,她總不能放任人家來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第二天就這么凄慘吧。

    在去的路上,魚七淼甚至已經在網上商城上買下了一切住院需要用的東西,并使用了飛速送達快遞,一個小時內就能送到醫院去。

    市人民中心醫院第三附屬醫院的急診科。

    魚七淼到達后就直奔護士站詢問張小七病房安排在哪里,又找到了主治醫生詢問他的病情情況。

    在得知張小七已經做完手術之后,又火急火燎的拿著各種單子去大廳繳費,辦完這一切她才有空去病房看張小七的情況。

    因為張小七體型龐大,所以魚七淼進門看到的就是他“嬌弱”的躺在兩張合起來的病床上那搞笑又凄涼的模樣,沉重擔憂的心情莫名就輕松了一些。

    “能吃早飯嗎,想吃什么我去給你買。”魚七淼看到張小七睜開眼睛急迫的想要說什么,趕緊上前開了口。

    張小七半天說不出來一句話,最后只得用搖頭代替,然后兩只胖乎乎的手指夾著一張單子勉強遞向魚七淼,顯得十分委屈。

    魚七淼接過單子一看就笑了,原來是術后注意事項,今天他還不能吃東西,流食都不能,只能喝水,難怪這么委屈。

    等等,正要放下單子的魚七淼又猛的將單子放到自己眼前,她沒看錯吧,臥槽,真沒看錯,“你才十七歲?”

    十七歲算是使用童工嗎?

    她現在很慌,使用童工會坐牢嗎,魚爸爸怎么這么不靠譜啊,竟然給她找個小孩子做保鏢,雖然長得吧是著急了點,那實際年齡也是擺在桌面上的問題啊。

    “嗯。”病床上傳來微弱的一聲應答,徹底粉碎魚七淼內心的期盼。

    經過好幾分鐘魚七淼終于接受了保鏢還是個孩子的事實,對著張小七又是一副媽媽般的操心之后,就去外面收快遞了。

    她剛簽收完成,猶豫著怎么把這一大堆箱子抱上去時,一雙沉穩的皮鞋停在了她面前,“魚小姐,我幫你吧。”

    魚七淼抬頭,是磊叔!

    磊叔旁邊三步外,端著大總裁架子的男人不是傅司閆還能有誰?

    魚七淼只當是看不到他,對著磊叔微笑點頭,“那就麻煩您了,您來得真及時,謝謝您啊,改天請您吃烤串兒,吃進醫院的那種,哈哈哈哈。”

    說完這話魚七淼就后悔了,這在她來是個梗,可磊叔未必懂啊,她正要解釋,誰知磊叔跟著笑了,“好,只要你不怕接連兩次被網友們罵就行。”

    魚七淼哂笑:原來大家都知道了,也是,有男主傅司閆在,磊叔怎么可能不知道,說不定比她還先清楚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

    一直被忽視的傅司閆怨氣滿滿,不屑的瞥了魚七淼一眼,率先走上前,“趕緊走吧,你是想被認出來當場去世嗎?”

    她竟然裝看不到他,她難道不清楚現在只有他才能幫她洗刷冤屈?

    磊叔還說她的性子開始變了,是個好兆頭,依他看,是變了,變得更加不可理喻,更加可惡了。

    “只要您不繼續這么吼出來暴露我,我想我是不會當場去世的。”魚七淼毫不留情的回懟,她最討厭男主這一副總裁病的樣子了。

    因為他優秀是作者的親生孩子,所以全世界的人都得讓著他不成?

    居然可以對自己的青梅竹馬下那么重的手,這樣的男人肯定也不是什么好鳥,她才不會給他好態度呢。

    反正遠離他們討好他們也不會有什么好下場,還不如隨心所欲的活著,魚七淼頗有一種死到臨頭大徹大悟的感覺。

    她說完這話,小巧的腦袋躲在快遞箱子后面極盡可能的翻了一個史上最大的白眼,然后又才趾高氣昂的從男主前面傲嬌的離開。

    不出意外,男主的臉是徹底黑了,眼中的怒氣也隱藏不住的往外蹦:魚七淼肯定又是在耍花招想吸引他的注意力,這一切肯定就是她故意的。

    呵,如此拙劣的手段,他怎么會上當。

    幾個呼吸間,傅司閆全然已經平復下來,麻木的伸手從磊叔手里拿過一個快遞拎在指尖,昂首挺胸的跟上了魚七淼的步伐。

    磊叔作為旁觀者已經忍不住要笑場了,他家少爺性子從小傲嬌得出奇,少年老成的典型代表,比同齡的孩子更早學會不動聲色。

    這么多年來出現在傅司閆身邊的所有人,也就魚七淼可以牽動他的情緒波動,可是他自己全然不知。

    只當魚七淼就是他生命里的劫難,他所有的不開心都是源自于她,所以討厭極了這個罪魁禍首。

    只不過,好像一切都在隱約發生變化了呢,磊叔無奈搖搖頭感嘆,年輕真好啊。

    張小七的病房里。

    魚七淼麻利的收拾著快遞里的東西,然后絮絮叨叨的給張小七講著囑咐著,全然不顧磊叔的贊賞以及傅司閆滿臉的震驚和問號。

    傅司閆在魚七淼和張小七那高大的身軀上掃描了好幾次,仍舊是不太理解眼前的畫風。

    魚七淼說不在喜歡他了,是因為喜歡上了眼前這個大壯漢?

    除了這個結論傅司閆還真想不到別的可能,畢竟他認識的魚七淼從小到大都不會對別人好,除了對他……

    他居然和這個壯漢是一樣的水準!

    傅司閆想明白過來只覺得自己是差點吃掉一只蒼蠅那么難受,于是目光一直鎖定著張小七,想要從中找出一點可夸贊的東西來,才能不辱沒他的身份。

    張小七被這突如其來的猛烈視線嚇得不知所措,門口巨帥的哥哥看起來好像要揍他的樣子,真的太可怕了。

    于是他努力躲避著傅司閆的視線,并向魚七淼發射求救的訊號。

    傅司閆看到這一幕心里舒坦了不少,不禁默默冷笑,呵,一個男人,一個長著這么大塊頭的男人居然像個娘們兒一樣。

    他剛才居然還想把他和自己相提并論,真是昏了頭了。

    “傅總,您這么一直盯著別人看,恐嚇小孩子不是你的作風吧。”魚七淼終于接收到了張小七的求救訊號,擋在了二人視線中間。

    “呵,你還真是口味獨特啊,你叫他小孩子,新的愛稱嗎?”喜歡一個不知道哪兒冒出來的大壯壯,也是有意思。

    魚伯父和魚伯母看到一定會被魚七淼氣死。

    魚七淼被懟得莫名其妙,呵呵笑了幾聲,直接從病床上扒拉下來張小七的住院卡,碩大的十七歲三個字便映入了傅司閆的眼睛里。

    凝固的空氣中回響著某總裁啪啪被打臉的聲音和一片尷尬的氣息。

    “你現在想怎么辦,外面鬧得這么大,你打算就這么躲著?”傅司閆不自然的從卡片上移開視線,神色自若,倒是令魚七淼心里忍不住夸贊。

    不愧是男主,還挺穩得住啊。

    魚七淼把卡片再次塞回床腳的吊牌里,聲音里頗是無奈,“證據不都擺在我面前嗎,醫院也有病情診斷結果,還有什么可說的。”

    稍微有心都能知道她是被冤枉的,網上一直打擊她形象的人絕大部分可能都是水軍,既然都是別人的水軍,她跟他們有什么好說的?

    傅司閆:天真!

    眼光變差不說,還變蠢了,真是……無可救藥,“磊叔,我們走,看來魚小姐并不需要幫助。”

    語罷,傅司閆又抽風似的退出房門快速離開了,魚七淼愣了愣,她這不還沒開始表演可憐嘛,你走那么快,倒是給我個機會啊。

    機會都不給,還怪人家態度高冷。

    傅司閆一路快步走,等在電梯前還等著魚七淼追出來,從前只要他生氣,魚七淼一定會哄到他開心為止,什么事都可以妥協的哄。

    然而一分鐘都過去了,后面連個鬼影子都沒有,傅司閆煩躁起來,連面前的電梯門打開都沒反應過來走進去。

    倒是里面有幾個人氣勢洶洶的走了出來,經過他們時,傅司閆聽到他們的談話內容。

    “你消息準確嗎,那沒人性的死丫頭就在前面那個病房里?”

炮灰女配只想做白富美》由小說坊全文字更新請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87836302.buzz 防止遺忘,或在百度搜索“小說坊”,謝謝大家捧場!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今天福建31选7开奖号